品味“解构主义”,以反传统的眼光重新审视世界——吴门雅韵系列讲座
  双击自动滚屏

发布者:胡萱 发布时间:2017-10-26 阅读:57次  

 

2017年10月25日18:30至20:30,陈子平老师在文综楼1001#1102教室开展主题为“‘文本之外空无一物’——用打破一切的精神反对‘在场的形而上学’”的讲座。本次活动的主办方为文学院团委、科协,承办方为科协论坛部。大一至大四均有许多同学参加本次讲座。

 

 

 

首先,陈子平老师以“黑娃的执拗”作为开场。他将德里达比作哲学界的“黑娃”,通过解析黑娃“不厌其烦地敲开陀螺”来表明德里达的执拗。接着他讲述了德里达与猫的故事,他认为人们是没有办法深入进入德里达的内心世界的,而猫也是构成秘密的一部分,生活与思想有时是不一致的。

 

 

 

然后,陈老师讲述了德里达的轶事。德里达生活在法国偏远地区埃尔及利亚,两次失去法国人身份。这些经历使他后来产生了关于“去中心化”的理念。同时,德里达对希腊语言非常热爱。老师用诙谐的比喻来论述以下观点:哲学往往产生于德国,法国人推崇德国的哲学,美国人往往能淘漉出精华。

 

接着,老师通过讲述德里达与三个作家、两个哲学家以及萨特的故事,来表明德里达的哲学体系是在很多人影响之下而形成的观点,他们共同构成了德里达的成长背景。同时他还指导学生们应该慢慢揣摩、细心体悟、反复研读,才能与作者沟通心灵,达成“你”与“我”的关系。

 

 

 

后来,陈子平老师具体阐释了德里达的解构:消除了非此即彼的“二元对立”观念,仿佛是破坏了一切,实质上是观念的重生和新的创造。通过举“超现实主义”和“达达主义”的两个例子来说明伟大的思想家往往坚持原则、自我认同并不刻意迎合他人。

 

最后,他讲述了德里达的文学与哲学以及海德格尔关于“思”与“诗”的论述。“思”在路上,是灵魂的救赎与自我放逐,而“诗”在“思”的路上的天空。老师还认为,文学是抱团取暖,而哲学是向隅而泣。

 

陈老师讲完后,耐心解答了同学们的困惑,回应了关于尼采、海德格尔和萨特等人的问题。

 

 

 

诙谐幽默的口吻、形象生动的比喻、丰富充实的内容,陈子平老师为同学们进行了一次精彩的演讲。同学们于笑声中细细思索、静静体悟,了解了德里达的人生经历和解构体系,并感知了不同哲学家的生活方式。

/杨宗妍 图/汪楠